白锁

超杂食,常跳坑,
可能会瞎写一点小东西。

何時:

排这篇文章

没有底线的玩笑好笑吗?

在创作的时候,我们都是包含着爱意的,更何况这是同人创作,也就是靠爱发电的,不以金钱回报为目的的,所以不管是文还是图我们都是能从字里行间和画面里体会到作者的心意的。单图画面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是有故事情节的漫画作品了。

我说的所谓“爱意”并不是水平要有多高,或者不能虐,不能ooc。这是一种很显然的事。我们不妨将一个角色当成活生生的人: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对他是有怜爱之情的,希望他能好,能幸福能快乐,这个很好理解吧。再加上一个创作的条件,也就是说,即使你创造了一个“虐”的故事,你希望角色其中有所成长,故事对他对你都有所意义,这种创作的心血就是“爱意”了。所以,画得好不好写得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爱不爱。

另外关于ooc,其实同人创作都是一个“原创”的过程,我相信只要是吃同人粮的,只要角色的人设改动不要巨大,大家对这个的要求并不严格,一个角色有很多标签,将他身上某一个标签放大是不会有大崩坏的。我们常说的“ooc”其实是指两种情况,1随便贴给这个角色某个本不属于他的标签,人设都变了,也就是ooc了。2则是“动机不够”,即在你的作品里,角色的下一步行动,没有足够的动机去支持,“以他的性格,在那样的情况下,会去怎么做?”这是一个我时常思考的问题。

但是这些其实都是排在我上一段话之后的,毕竟同人创作是讲“爱意”的,技巧都是其次,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相当一部分日本太太的画很“ooc”但读者还是很喜欢,因为她们的作品极其可爱,那是一种溢出纸张的爱意,在这份感情之下其他都无所谓。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次的事情我很生气。

因为那位太太把角色当成一种工具,为了表达这是沙雕,这很好笑,然而这好笑吗?对角色完全的侮辱又好笑在哪里呢?两对cp四个角色,咱们具体事件具体分析。

1死侍是有自愈因子,但他每时每刻可以感受到痛苦,当在电影中他不停自杀的时候,他的心是比肉体更痛的,是痛到愿意不停去死的。在那位太太的漫画里,死侍的头仿佛是p上去的瞬间长出来,众所周知,死侍的再生并没有那么快,他慢慢长出来,慢慢继续痛苦下去。
2蜘蛛侠不是刽子手,他是一个连罪犯都不会杀的人,他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侠”,一个仁义之侠,在漫画里是死侍的道德标杆,每次在死侍让他失望,他都更愿意相信死侍是个好人,是“还有救”的。抛开漫画,mcu里蜘蛛侠只是个15岁的孩子,再被秃鹰打得吐血的时候,还是使出自己的全力去救下罪犯,试问这样一个孩子,又怎么能一直不停砍掉死侍的头颅?
3埃迪在电影中和毒液的羁绊是有目共睹的,尽管说了“可以吃坏人”,作为一个那么有责任有担当的记者,在死侍这么一个复杂的,亦正亦邪的人面前他会直接说“他是坏人你可以吃他脑袋”这种话吗?
4毒液在电影里对埃迪的执着有多深我相信大家都能体会,那是一种“你是我的”的执念,就算埃迪约束他屠杀的天性,就算埃迪有很多小毛病,他都会回到埃迪身边,甚至不惜一切在爆炸中保护这个“怂包”人类。
先有角色再有cp,所以我说太太的那个漫画,是侮辱了四个角色。我甚至怀疑那位太太有没有看过这四个角色的电影,到底是怎样的曲解会去再创作成这样?

那又有人说了,不过是纸片人而已,至于吗?

至于。

我也追过真人偶像,无法陪在你身边的人说到底都是个精神力量而已,在这种意义上,偶像不也是“纸片人”?喜欢纸片人怎么还矮你一截了?在现实生活的艰辛中,是这些有血有肉的“纸片人”给了我力量,安抚我的心灵,告诉我即使生活再痛苦再糟心,还是要前行,在这种意义上,角色和偶像给我的力量是一样的。

斯坦李老爷子说:想象一下,你的一生都在做一件事情,然后你发现粉丝们都喜欢你所创造的,迫不及待想要和你分享自己是多么开心,并且由衷得感谢你所做的一切。我无法描述这种经历有多棒,令我多么地感激。
这也就是老爷子创造的“纸片人”的伟大之处。这样的精神力量,作为粉丝的我们又如何能忍受那种恶意的侮辱?

我说恶意还有一点,就是那位太太至今觉得这是个沙雕的玩笑而已,仍没有意识到大家生气的点在哪里,只知道守着自己的热度,挂着最近很热的毒液和毒埃的tag,假装无事发生。这才是最大的恶意。

我删掉了昨天那条lof,因为很多人因为好奇去找那位太太来看,下面就撕得更厉害,热度越吵越高,甚至超过毒埃tag上很多用心的作品,这是非常荒谬的,这不是做网红,越吵越好,这对于那些创作包含爱意的作品的太太来讲,是很痛心的一件事。希望大家看过就过了,以那位太太为警戒要求自己,对自己笔下二次创造的角色和读者负责。

还有人说太太创作不易,别把人家逼走了。创作是不易,我很清楚,尤其是开始工作以后,创作时间一再压缩,体力和精力都难以支持,可我仍然想要继续创作,因为这是我所喜爱的事情,在创作的过程中是痛苦却又幸福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也绝不想打折自己的作品,因为一旦发出来,这就不只是一个个人向的创作了,这是给读者看的,希望让大家喜欢的,引起共鸣的心血作品。所以别说什么不喜欢就关掉,读者是有资格评价作品的,更何况是在这个作品引起很大一部分读者极度不适,相当有问题的情况下,鞭笞有何不可?这是一个创作者必须具备的责任感,没有责任得过且过能做成什么?反之,如果你家太太是以这种态度创作,ta总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来伤害你们。这是必然的。

我从没有如此细致地讲过这种东西,毕竟创作是个很私人的事,我是没有任何立场去以自己的创作习惯去要求别人的,上面讲的也都是我个人的想法而已,我单纯不能忍受别人侮辱我喜欢的角色,没得商量,没得原谅。

也希望大家不要再带贱虫的tag了,这么好的一对cp不要因为这样的事就被轻易搅得乌烟瘴气,那位太太去了贱虫tag,咱们就单纯地从角色和事情的本身出发讨论比较好,毕竟这真的不只是cp的事。是我们热爱之物的事。

半个喙:

创作的底线在哪里?

这是我今天一直在思考的事情。

“有趣”这件事很微妙。某天,你看完电影回家,在小区门口发现几个孩子在兴高采烈地摔打一只流浪小狗。你赶紧上去阻止,那些孩子却不服气地向你大喊:关你什么事?你喜欢狗你去找其他喜欢狗的人玩啊!我们大家都觉得好玩,你非要跳出来说不好玩,我们去别的地方玩你还不让,你是想把我们逼死吗?人重要还是狗重要?你是不是有病?

例子举得不是很好,但很贴切我今天看到一些维护那篇漫画的言论时的感觉。

有些“有趣”,是不可以去触碰的。

作者真的拥有很大的权力,当我们在创作什么东西的时候,我们就是造物主。我们可以轻易地捏造一个世界,编造一段故事,用来“愚弄”读者。如果我把歧视写得很有趣,那它就是真的有趣——至少在这个世界是这样的。我有一万种方式可以让读者非常轻易地接受这点,比如用诙谐可爱的笔触去描写人物、把环境塑造得很自然、甚至让被歧视的人也乐在其中。可是那真的有趣吗。那是可以变得有趣的事吗。

对作者而言,你笔下的世界的样子和你的样子必然是有着联系的,作品的格局体现着作者的格局、作品的认知也体现着作者的认知。我们有责任去表达好的东西,因为创作这件事,它就应该发于真正有价值的情感。

所以我仍然坚持,任何从根源上冷漠、恶俗、令人不适的作品,就应该受到抨击。

在有人对内容表达出反对之前,那篇漫画下面有130多条评论,全都在哈哈哈。这才是最令我感到不适的地方——大家躲在着“玩梗”的纸面具后面,理直气壮地用对一个角色的折磨取乐,仅仅因为他是一个虚拟角色,他就可以不用被当作人看待。

这真的没有问题吗?我们不想要这个错误的、正在持续给人伤害的内容存在,是上纲上线无理取闹吗?

我写这篇杂谈,和我是不是角色厨、是不是cp粉都没有任何关系。虽然的确我是因为那篇漫画才感觉胸中郁郁不吐不快,但比起表达对那篇漫画的不满,我更多地是想以一个创作者的身份自警自省。

顺便,到现在为止还有很多人聚在那篇漫画下面吵架,而那位作者本人,看上去并不打算再理会任何与这篇漫画相关的纠纷了。

最后附一条微博图吧,虽然并不很贴切我这篇杂谈,但仍然是条创作者的箴言。

我们真的需要时刻记得,作为作者,我们不能做什么,又应该做到什么。

时间会证明一切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声明

商山想吃🔥🍠🍠:

       我相信文章是骗不了人的。为人,行事,都能从文章中体现。字如其人,文也如其人。你们会说我不了解她,凭什么我要为她辩驳,我要转发这些东西?我不能说我了解好A,我只有好A文字给我最直观的感受——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给好A买热度的朋友你这是往人家眼里扣了一个沙桶好吗?脏了眼睛不说,路人都搁这看也青的笑话。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别人的眼睛我管不着,但好歹那是长在自己身上的东西,你得对它负责。


       刚才整理文章的时候,突然感觉好难受。吃瓜吃到这种后续,我一开始真的很气,现在除了心寒就是心寒。我真的挺怀念我入圈时候的状态,圈子虽然不温不火,高质量的粮真的很多。现在林子大了啥鸟都有,傻鸟都有。我很舍不得好A退圈。虽然这人天天拿刀捅我,还说自己甜。于是我坚决要给她备注刀A。但是退不退圈是好A的选择,我的选择永远只有尊重。我在也青圈蹲了快9个月了,认识了不少老师,也有不少老师因为各种原因退圈。惋惜归惋惜,我想她们的路会越走越宽阔。原谅我本来就是个没什么逻辑的人,现在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反正做个凡人吧。




倾盖如故:



很抱歉打扰大家,关于早上的留言和私信我都有看到,但鉴于实在回复不过来,我先统一回复一句谢谢关心,好了,退不退圈放后面,我先说正事。


我于2018年11月1日上午6:57分向官方申请介入调查也青同人《人海》一文的热度是否属于异常操作。


下面是官方的回复。




至于这个热度是谁买的我也不知道,我发声的目的也仅仅是自证清白,相信但凡有眼睛的都看得到我平时是怎样的,官方回复放在这里,还是感谢官方肯介入调查这件事,也给LOFTER的创作者们一个良好的创作环境。


至于买了热度的人,谁也别妄加揣测,当然我不能够对任何人的任何言行负责,我仅对我个人以及【倾盖如故】这个ID的言论负责,您要是觉得公开道歉抹不开面子,私信我也成,我不要求你非要公开。


至于《人海》这篇文,稍后我会删除首发,重新发布一次。


到此为止。




行了,正事说完了,唠点没用的。


退圈这个决定做得很仓促,但并非是在不冷静的状态下作出的。相反,当我清晨在宾馆用手机打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是非常冷静而清醒的。


所以我直接申请官方介入调查,说白了大家都不是公检法,也没有权限空口断案,有些时候,自己在脑子里怎么想都不犯法,您就是在臆想中把我杀了你都不犯法,但话既然说出口就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不是说您隔着一条网线,我查不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另外此事与任何人无关,仅仅关乎我个人清白,不要断章取义妄加揣则,不接受任何以爱为名的“正义”。


说一句不好听的,这事儿不关诸位看客的事情,TAG不是任何人宣泄情绪撕逼吵架的地方,关于早上那两条博客我会撤掉tag,本声明开放转载,24小时候我会删除。


最后感谢各位的关心,说不感动都是假的,没白费我半年来为也青写过的30万字,谢谢大家。


过几天就是老青生日了,我好好想一想这件事,大家也不用多想,无论去留都是我个人的选择。


套一句我们老林的话,就算某一天我不在写了,但我依然爱着也青这对cp。


最后发一句话自勉,我以前用它夸过老青,现在用它警醒自己。



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



越是在网络这种造谣不计成本的地方,就越是谨言慎行。


我爱的人是这么优秀的神仙,我虽望尘莫及,也合该做个本分的凡人。




行了,散了吧,退圈的事情我会重新考虑,因为个人原因私信还没有来得及看大家的留言,稍后我会一一回复。


《上海堡垒》对江南是一本很特别的书。
当年他写这本书时九州世界如日中天,七天神还是一起吃喝玩乐好朋友,江南和今何在彼此亲密无间,不分你我
上海堡垒里的的人物原型是他和他所有的朋友。

而我一直爱他,
无论他叫什么名字,变成什么样子模样。